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估计等上火,梁玉珍标准的大嗓门咆哮而来「这麽久才接电话,在泡那个小妹子啊?」

「别胡说。」耳朵被震的受不了,我拉开电话。

「不方便就说声,我找芸涓妹子聊去。」梁玉珍继续吼,生怕我身边有人听不见。

「别在这儿威胁我,有话快说,正上班,忙活着呢!」拿这女人没辙,我郁闷回。

不知是我的话起了作用,还是没心思跟我打嘴仗,梁玉珍笑说「想不想看演出,我这儿有张大礼堂的票。」

我防备道「这麽好的事,你会找上我?不会有诈吧!」

梁玉珍啐道「切,少自我感觉良好,真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啊。原本是给我家那位准备的,结果他早上临时有事,被调派到下面走访去了。」说完语气一转道「诶,你要不要,不要我可给别人了。我这儿还要忙着走台,热场呢。」

说的轻巧,不过我还是担心这女人没那麽好心,沉吟着不敢答应。

梁玉珍知道我的心思,像是自言自语道「听说,还有那个最近很火的,专唱民谣的来哦。」

「张淑贞?」我脱口道。

「嗯,好像是吧!」梁玉珍笑说,还没等我接话,就故意道「既然你忙,那就算了,我给别人。」

「哎,等等!我晚上正好没事。」知道梁玉珍在钓鱼,可我只能乖乖上钩。

「是吗?」梁玉珍惊异。

「是啊!」我坚定。

「我听你刚才的语气,好像不情愿来嘛!」鱼儿上钩,梁玉珍还打算戏耍一番。

「没有,哪儿会。不过你那里有几张票,我想带芸涓来。」我继续放低姿态。

张淑贞是近两年才出来的新人,专唱地方的民谣,山歌。她声音很有灵气,音域宽广,唱歌承转起伏,非常好听。短短两年就累积了不少人气,才二十出头,就频频登上各大舞台,节庆会场,电视直播,大型演唱会都唱过。加上是我们这儿的地方人,很多人都以她为荣。我和妻子都喜欢她,有她的直播时,妻子总会在电视前守候,如果弄到两张票,妻子还不开心死。

「这是庆祝晚会,又不是公开演出,口气还不小,开口就是几张。光这一张就费了我好大劲,要不是我家那位有事,哪儿轮得到你。」梁玉珍酸酸的说。

难怪没收到张淑贞来演出的消息,原来只是内部演出。听出是在埋汰我,但我不敢反抗,顺从道「那怎麽办?想想办法呗!」

「没办法,只有一张。」梁玉珍肯定说。

「要不我让妻子来吧!」我折中说。

「罗里吧嗦的,要来就自己来,不然我可送别人了。」梁玉珍直接戳我要害。

找不准这女人什麽意思,平常不是跟妻子很要好的嘛!怎麽到了这节骨眼儿上就分家了。不过这个机会也不能白白放过,我匆忙答应「行,行,我来。」寻思着妻子不能去现场,我就把那段拍下来,如果能要张签名就更好了。

「那这麽说定了,晚上七点进场,可要准时到,别放我鸽子,不然我可不饶你。」梁玉珍一口气说玩,没等我答应就挂断了电话。

给妻子打电话,请了个假。当听说我去看张淑贞的现场时,她欢呼的惊叫,可听到只有一张票,又气愤的惋惜,费力解释了一番,她才平息。嘴里依旧不停在埋怨我,偶尔还嘀咕梁玉珍几句。

下了班,开车直奔大礼堂。这儿原本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会向游客开放,不过现在已经关闭。站在礼堂外,给梁玉珍打了个电话,她让我等会,马上就出来。

无聊的站在礼堂外,观赏起礼堂的夜景来,这里我和妻子以前来过几次。整座建筑由大礼堂和东,南,北楼四大部分组成,可容纳四千二百人。外观像放大的天坛,碧绿的琉璃瓦大屋顶,大红廊柱,白色栏杆,重檐斗拱,画栋雕梁,色彩金碧辉煌,气势宏伟壮观,仿天坛有祷祝「国泰民安」之意。晚上灯光开启後,更加七彩变幻,步入其中,如览仙宫。

没让我久等,梁玉珍很快出来,在礼堂台阶上招呼我。走上去,差点不敢认,她已经化好妆,穿着件白纱长袖裙。这种民族舞的服饰粗看起来很宽松,其实该紧的地方,都束的很紧。既展露出了线条,舞蹈时又能飘幻,让人着迷,这就是诱惑与含蓄的结合,性感又不失得体。

面对我不可置信的神情,梁玉珍得意的转了个圈说「怎麽,被本仙子迷惑了?」

回过神来,想起她的彪悍,以及那副漂亮皮相下的本性,我叹气说「你要是个仙子,也是个刁蛮仙子。」

「既然不想看,有本事就别来啊。」梁玉珍瞄了我一眼,不满说。

「当然不是,你这麽风华绝代,艳压群芳,为了看你一眼,就是死我也要赶来。」我厚着脸皮,拍马屁说。

「这还差不多。」梁玉珍满意的笑说,递给我张票道「不跟你说了,还要进去准备,记得按位置坐。」说完就冲冲忙忙,甩着小蛮腰回去了。

我拿着票看了眼,第四排,还不错。验票,进了礼堂。

以前来过,不过都是白天,晚上这里儿又是另一副光景,而且以前是来参观,今天可是来看演出,感觉都不一样。毕竟这地方,若是平常,可不是我这种人能进来看表演的。

走进表演大堂,才发现有很多人到了。偶尔还能认出一,两个,都是在地方电视台中露过面的。第一排还空空如也,知道那都是给大佬级人物预留的位置,他们如果没到,表演都不会开始。

等了十多分钟,才有群人说说笑笑的从大堂外走进,相互交谈着,一个个眼高於顶,连看也不看座位上这些人一眼,那气场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的。

全是熟面孔,如果说在坐的不少人只是偶尔在电视上露次面,那这些就是隔三差五就要出来露露脸。什麽歌颂功绩,表彰大会时绝少不了他们。暗自数了下,市里的前几把手,几乎到齐了。

我一个小平民,平常连公司的大领导都少见,更别说这麽群大人物。从没想过能这麽近距离看到他们,即使有了准备,心还是止不住咯噔咯噔跳的厉害。

走到前排,这群人相互客套着,陆续入座。从座位,座次也能看出他们的权势,但这不是我这个小老百姓该关心的事,只能当成看热闹,毕竟我和他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,永远不可能有交集。

……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NySP.Me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nysp888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