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由于停电,我今天下班比较早。我叫雷德·本森,雷德是雷德克尔的简写,我也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给我起这么个名字,也许是从我祖母那里来的吧。

我在一家名叫XL-制造的机器制造工厂里做车工,薪水还不错,就是工作又脏又累,有些还得加班到很晚才能下班回家。

今天是周五,我上午11点左右就离开工厂了,平时我最少得到下午5点才能回家的。我知道我妻子萨丽会很高兴看到我提前回家的,因为我打算带她去凯悦饭店吃午饭,然后,按照我的想象,她得回报我点什么。

快到家的时候,我满脑子都是幸福的回忆。我和萨丽结婚已经20年了,她嫁给我的时候才19岁,我也只有21岁。是啊,那时我们都还不太成熟,但我们还是急切地希望结婚,不像别人那样只谈恋爱不结婚。

在我家门口的车道上停着一辆车,是一辆雪佛兰·英帕拉,我不知道那是谁的车。看来萨丽有客人,但她在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却没有提起过。早餐时间总是我们交流最多的时候,无论生活和工作有多么忙碌,我们总会在早餐时间谈到很多事情。既然她在吃早饭的时候没有跟我提起这个客人,那一定是个不期而至的临时造访者。我得看看这个客人是谁,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就来了呢。

客厅里没有人,我穿过客厅走向卧室。我们卧室的门从来不关,我看到的场景让我几乎昏过去了,我妻子正被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猛烈地奸淫着。萨丽的双腿被那家伙架在肩膀上,粗大的阴茎插在她湿润的肉穴里,光裸的屁股前后快速耸动着,两个人肉体的碰撞声在屋子里回荡着。

突然,他们发现我站在门口,萨丽尖声叫了起来:「雷德!」

没说一个字,我转身走出了卧室。开着车来到我非常喜欢的一家酒吧,我需要借酒浇愁啊。

两个小时以后,萨丽终于在酒吧里找到了我。她走到我的身后,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。我吓了一跳,叫了起来:「上帝啊!」

「真抱歉,打扰你了。」

她说道:「我们能谈谈吗?」

我转过身,气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她,我的脸已经有些浮肿了。看到我的那个样子,她意识到她碰到大麻烦了,看来再说什么借口也不管用了。

「肏你!」

我说道,带着讽刺意味。

「雷德,我非常抱歉让你看到了那样的事情。但是,坦率地说,那并不是我们夫妻的世界末日。我和他只是性交关系,没有爱情,不会长期纠缠,也没有任何承诺,除了做爱,再无其他瓜葛。」

萨丽跟我说道。

站在10英尺以外的酒保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谈话,但却装做什么也没听见。

「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,也就不会感觉受到了伤害。我从来也不会向你隐瞒什么,雷德,我永远都不会那么做。那只是性交而已,因为我希望得到比你给我的更多的性高潮。我需要更多,就是这样。」

「那你他妈的干吗还跑到这里来?快滚吧!让我一个人待会儿。」

我说道,「你来之前,我一个人待着挺好的。你快离开吧,让我一个人待着。快他妈离开我!」

「雷德,快醒醒!你喝醉了,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,拜托!」

看来她现在真的很担心我,我有点得意了。但是她还远没有达到让我能够原谅的程度。

「我不会为了那个男人离开你,也不会为了任何男人离开你,你永远都是我的男人。」

她说道,努力安慰着我:「我爱你,雷德克尔,我会永远爱你。但是我也需要你明白我到这里来找你的目的。我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,甚至比以前更好,但我也需要有自己的一点点小事情,好吗?」

我惊呆了。我感觉非常受伤,也很想发疯!我不知道该怎么发泄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所以只是呆呆地看着她,然后说道:「你问我『好吗?』你他妈疯了吗?不,我不好!我受到了伤害,充满了仇恨!我不知道该怎么把我的心情表达得更清楚一些。」

「雷德,我刚才已经说了对不起了。我的确、的确没有想让你看到那样的场景。上帝啊,那样对你还说的确太残酷了一些。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粗心。雷德克尔,我求你了,跟我回家吧,求你了!现在,我要把你带回家,帮助你忘掉刚才看到的事情。你会看到一切都很美好。来吧,把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吧。」

她似乎说服了我,我也不再想和她争辩。我的头脑、甚至灵魂都在无目的地游荡着,我想不明白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。我得好好想想。

「把一切都交给你处理?我还会信任你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」

我说道。

我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她给毁了。她给我戴上了绿帽子,却希望我喜欢她给我这样的安排,至少希望我接受现实。而且,就像她刚才所说,她还会继续和别人做爱的。

我们夫妻有一个女儿,已经长大,现在和她丈夫及5个月大的孩子生活在东海岸。我非常担心我们夫妻之间发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她,我怎么能让女儿知道我现在是个绿帽老公呢?不!让我的女儿珍妮知道这样屈辱的事情实在超出了我所能容忍的范围。

我感觉非常迷茫、害怕、愤怒和悲伤,和我共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已经不爱我了。她说她爱我,但是其实她并不爱。她能跟别的男人上床,而且用那种口气跟我说那些事情,就说明她已经不爱我了。她出去和别的男人约会,却让我像小孩子一样乖乖地在家里等着,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女人?我要好好思考一下了。

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我怎么就没有事先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。现在想起来,以前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。我决定立刻给我的女儿珍妮打电话,我不能让她妈妈先把这事告诉她,谁知道她会怎么对女儿说呢。珍妮必须明白,她的老爸并不是一个软弱、好欺负的家伙。

我心里已经很清楚,我们的婚姻算是完了,我妻子早晚也得明白这一点。

我还不能确定是否应该立刻从家里搬出去,这种方式往往是表示我们的婚姻已经不可救药了。但是,即使出现什么奇迹让我们的婚姻可以继续下去,我深受创伤的心灵也很难没有烙印的。我已经决定,我再也不会和她做爱了。她说我从来就没有满足过她,那么她跟我做爱就是为了尽做妻子的义务,让我得到一些安慰,我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

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里的,我不记得是我开的车。她跟我说第二天再去取我的车。回到家后,我艰难地爬上楼,感觉那个曾经充满快乐的卧室现在就像个行刑室。

「来吧,宝贝,让妈妈弄得你舒服一点。」

她说道。

我看着她,仿佛看着一个疯子。

「雷德?你还好吗,宝贝?」

我感觉胃里非常不舒服:「不,我不好,萨丽。」

我轻声说道:「我……我的……」

「我知道,我知道,你受到了伤害。是我伤害了你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我痛苦的心情。我会弥补你的,就在现在,我的老公。我会好好为你服务的,亲爱的。我向你保证。」

她笑着说道,似乎感觉到她能控制局势。

我能感觉到她的想法,也能看出来。但是,她错了。

「萨丽,就在半个小时前,你还说过,我从来就没有满足过你,你说的是真的吗?」

我问道。

「雷德,我是说过,但那是欠考虑的说法。你当然能让我满足。那只是我需要……」

「『你需要的比我给你的更多』,这是你要说的话吧?也就是说我不能满足你喽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萨丽,我不会接受你仅仅是因为尽妻子义务而和我做爱的,我需要真正的爱情和激情。今后,我不会再为自己的性欲而打扰你了,不会再和你有不能满足你需求的性爱了。」

我说道。

我是不是疯了?我已经毁掉了我和她之间联系的桥梁。我告诉她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已经完了,我不希望再和她有这样的关系。但是,离婚,我真的要和她离婚吗?我为什么不能确定这个问题呢?她既然这么看轻我,那我怎么能跟这样的女人继续生活下去呢?

「雷德,我们当然还要有性生活。而且,我们的性生活并不是因为什么怜悯之类的原因。我真的很爱你,我不爱任何其他男人,包括罗德·威尔森,他也明白这一点。你必须相信我。」

萨丽说道:「来吧,我们上楼去,去卧室里,让我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。你会明白那绝对不是什么尽义务的性爱,那是我们最激情最快乐的性爱。」

「不。」

我说道。

「雷德……」

「我说了,不,萨丽,我说的是不,永远不可能了。我还有自己的一点自尊吧,萨丽。我再不想做你情人开玩笑的把柄,让那个被你带上我们床上的混蛋嘲笑我得到的只你怜悯的性爱!」

说着,我提高了嗓音:「从现在开始,我就睡在我们女儿的房间里了。」

「明天就是周六了,我得好好想想,做出自己的决定。在过去和你生活的这么多年里,我爱你超过爱自己的生命。我觉得你也能感觉得到。现在,我觉得我只做对了一半。」

我说道:「我怀疑,你和你的情人现在对我只有蔑视。总有一天,我要让他付出代价的。你记住我的话把,萨丽。等哪一天我找他算帐的时候你最好离远点。我保证早晚会收拾他的。」

「雷德,罗德是个很好的人。他和我只是身体上相互需要而已,我们之间并没有感情,没有爱情。我一直在跟你强调这一点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!他只是需要我的身体,仅此而已!」

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说的话,结婚这么多年,她可不是个愚蠢的女人。我的意思是说,如果她真的那么愚蠢的话,她怎么可能隐瞒我她偷情的事情呢?那么,就是我自己是个傻瓜了?是啊,我觉得我的确比她傻。

她想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拽上楼,但我甩开了她,转身径直朝后院走去。路过厨房的时候,我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:「肏你!」

我骂了一句。

萨丽似乎有点害怕,我想我的表情也的确够可怕的。她不再纠缠我,也不在解释她的事情,但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可是我是背朝着她往外走,没有看到她伤心的样子。

发现萨丽奸情的那个晚上,我家的房子里像死一样寂静。到了早上,当阳光照进我女儿房间的时候,我才从似睡非睡的状态中彻底清醒过来。前几天萨丽就把女儿房间的窗帘取下来准备洗了,可是这么多天了她还是没有洗。刺眼的阳光让我无法再睡下去,只好起了床。这时才6点5分。

萨丽仍然沉睡着。我很高兴,这样就没人来打扰我了。这么早起来干点什么呢?还是先把院子收拾一下吧。虽然天气很热,但我需要用汗水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,需要用繁重而机械的体力活赶跑我心中的烦恼。同时,我也需要时间思考规划自己今后的生活。

当我坐在餐桌边喝第二杯咖啡的时候,萨丽从楼上的卧室出来,走下楼梯,朝我走过来:「雷德?」

「嗯,萨丽,我骗不了你,我就是这样,是个怯懦的丈夫。」

我说道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些。

「雷德,别说了。你并不怯懦,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其他任何人,你都不是个怯懦的人。雷德,你还好吧,我有点害怕。」

萨丽说道。

「你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?」

我说道:「你从你说的那个好家伙罗德那里得到了你需要的东西。从我看来,你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。我和你在一起,你也可以有情人,我不和你在一起,你也可以有情人。对吗?」

「雷德,不是这样的。」

她说道:「完全不是这样的。」

「哦?那是什么样的呢?我说错什么了吗?你会放弃他吗?还会去找其他男人吗?我说错了吗?」

「雷德,你没明白我的……」

「行了,我还要去收拾院子呢,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。」

说完,我站起来,端着我的背子朝院子里走去。

对我来说,周六周日都只是个符号,已经没有任何温情的感觉了。她待在家里,我也待在家里,吃饭的时候我们也不说话。我给老板打了个电话,请了一周的假,但我并没有告诉我老婆这个不要脸的婊子。我知道我已经无法集中精力工作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今后的日子了。现在唯一让我高兴的事情是,现在院子已经收拾得很漂亮了。

到了发现妻子奸情的第三天,也就是周一,我感觉心情更糟糕了。我继续在院子里干活,天气好热啊,干了一会儿我就口干舌燥,不得不躲在门廊里休息。

就在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休息的时候,我听到了电话铃声,然后就听到我妻子在厨房里接了电话。

「喂……哦……不,我不能跟你聊了……不,我们先别这么热乎了……不,不,我是说……他很伤心……真的非常非常伤心,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再跑去和你做爱……不,你先自己照顾自己吧……自慰吧……不,我不知道……要等待多长时间……但是,他……你听着,他下周才去上班呢……对,对,也许到那时……只是也许啊……我可不想失去这个家庭,所以你别这样逼我,你别多想……是他在养活我,是你让我得到最大的性快乐……当然是生活最重要啊……」

我呆呆地站在那里。挂断电话后,她从厨房的窗口看到了站在门廊里的我,一下用手捂住了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我满身尘土,一身臭汗,满心愤怒。我跑到楼上,收拾着我的行李。等我跑下楼后,萨丽跑过来拦住了我。

「雷德!你干吗啊?」

萨丽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我转过身,对她咆哮道:「叫你那个大鸡巴的混蛋和你一起生活吧!」

在我将行李装到我的小皮卡上的时候,萨丽一直跟我叨唠着,试图劝说我别走,但我根本不听她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儿让她别烦我。最后,当我开车驶出我家门口车道的时候,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。哼!那是贪婪的眼泪,绝不是悲伤的泪水。我才不会被她所迷惑呢!

来到我经常光顾的酒吧斯康德瑞尔,正好碰到我的一个朋友。「嗨,雷德,近来怎么样啊?今天怎么没上班?今天可是周一啊。」

他说着,拍拍我的后背。

「不上班,我请假了。碰到些麻烦。」

我说道。

我的朋友叫格兰杰,是这家酒吧的老板,他跟我坐在酒吧里一直聊到晚上,我们一起大概喝了有一百杯酒。最后,他为我斟上最后一杯酒,说道:「雷德,最后一杯了啊。你也别想那么多了,女人就是这样。我之所以爱我的狗,就是因为我知道它一定对我是忠诚的,但女人就不是这样了。」

「是啊,我觉得你说得对。」

我说着,已经半醉了。

「你说说,女人和狗,哪个更爱你?」

「什么?」

「你还不想承认吗?看看你的卡车,看看你在这个酷热的天气里都遭遇了什么就知道答案了。」

格兰杰说道。

「好吧,好吧,那你说说该怎么办?」

「哈哈,你是我的好朋友,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啊。」

我们都有些醉了,时间已经到了凌晨2点20分,虽然已经醉了,但我情绪却很亢奋。

「想找点乐子吗?」

格兰杰说道。这时他的酒吧已经打烊了,他走过去关大门。

「什么?已经凌晨2点了啊。」

我说着,脚步有些踉跄地跟在他身后。

「我认识几个女人,她们后半夜也做生意呢。我想得给你找点快乐的事情来抚慰你受伤的心灵。」

说着,格兰杰开始拨电话。

「哦,我肏,管他呢!走,我们就去找她们。得花多少钱啊?」

我问道。

「别担心,今天我请你。下次你再回请我好了。」

「那好,就这样定了。」

我回答道。

半个小时以后,门铃响了起来,格兰杰跑去开门。我依然坐在桌子旁边,在喝着我的第三杯咖啡。听见门口有几个人的说话声,接着就看见有两个妓女和格兰杰一起走了进来。那个个子高一点的妓女看到我,脸上充满了怜悯的表情,对我说道:「你好啊,先生,我叫凯丽。」

「你好,我叫雷德。」

这女人好漂亮啊,虽然并不年轻了,但依然非常美。她身材苗条、高挑,大概有一米七左右。黑色的头发,橄榄色的皮肤,也许是意大利裔的女人。另一个女人显然是格兰杰的相好,是个金发碧眼的女人,稍有些胖,但非常性感,乳房和屁股都很丰满,无疑是个非常吸引男人的女人。

几个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后,格兰杰就把我们带到酒吧后面的一间卧室里,宣布说,今天晚上我们要过通宵,明天的早餐时间是上午9点。说完,他就大笑起来,每个人都跟着大笑着,也包括我。这时,我已经不再考虑萨丽的事情,因为我已经完全被凯丽吸引住了。

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,我更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新认识的女人身上。凯丽吸吮着我的阴茎,骑在我身上拼命地耸动着,用她性感妖娆的肉体刺激着我的神经。尽管我已经几乎酩酊大醉了,但还是在她的刺激下得到了特别舒服的享受。

在和她做爱的过程中,我呻吟着、大笑着、吼叫着,彻底背叛了我那个不忠的混蛋妻子,把我的满腔仇恨全部汇成汹涌的精液射进凯丽的阴道里。完事后,我枕着这个漂亮女人的乳房,让她的柔情和性感的身体抚慰着我痛苦的心灵。在我的生命历程中,这样的夜晚是陌生的,这样的性交也是从未有过的。这样夜晚将彻底改变我的生活,但我当时并不知道。

如上所述,跟格兰杰和那两个妓女狂欢淫乱的那个晚上改变了我的观念和生活,问题是我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夜晚将怎么改变我。凯丽这个突然和我有了性关系的女人,是那么可爱、性感、迷人,但我和她能有什么结果呢?我还是个婚姻中的男人啊,我将怎么面对那个仍然是我妻子的女人呢?和她离婚吗?

当然有这样的可能,完全有这样的可能。也许不离婚?但我怎么能容忍她和别的男人保持性关系呢?但是,格兰杰劝说我还是回家去,去监视她和那个男人的无耻行经,而他和他的朋友将想办法帮我教训那一对狗男女。

于是,我打算留心观察我妻子和她情人的动向,并在家里的电话机上安装了窃听器。在跟格兰杰和那两个女人一起玩了两天两夜后,我终于在周三的晚上重新回到了家里。我那不忠的妻子似乎很高兴我重新回到了家里。

她站在门口迎接我,她知道我要回来,因为我事先给她打了电话。

「上帝啊!你终于回来了啊,雷德克尔。你不会再走了吧?告诉我啊。」

我能看出来,她的身体在发抖,她真的很激动。事实上,她肯定是害怕了,她害怕我离开她。

「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在和他肏屄啊?」

我说道。

「雷德克尔,你别胡说!我一直在等你,一直盼望、祈祷你快点回来。」
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相信她,但我应该是相信了她,因为她一定很害怕我不再给她机会,所以这几天不敢跟那个混蛋联系了吧。

她受到了伤害,我想她一定非常担心我们的婚姻。但是,我也受到了伤害,我的伤心她能理解吗?

她过来拥抱了我,我没有拒绝她,但她没有亲吻我。我想她至少应该知道我没那么好糊弄。「我还不知道在不在家住,萨丽,我还没决定呢。我回到家,就是想看看是否还有什么机会能否挽救我们的婚姻。」

我说道:「但是,我也告诉你啊,如果再让我发现你继续给我戴绿帽子,那我们就彻底完了,连朋友也没得做。我已经请了一周的假,今天是周三,我还有几天要待在家里呢。」

其实,我说「还没决定」那只是个谎言,而且我也并不害怕告诉她我真实的想法,我没有直接说出来,只是觉得她和他那个混蛋情人伤害我那么大,我也要让他们觉得不舒服。而且,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,从她的态度我完全看得出,她和她的情人肯定还有联系。但是,管他呢,现在我也想跟他们斗斗,毕竟我也有了自己的支持者。

尽管萨丽不愿意,我还是继续住在我女儿珍妮以前住的房间里。萨丽还是想用她的温情和美丽来打动我,而且她几乎就成功了。说实在的,尽管到了这个年龄,她仍然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迷住了,现在我依然很迷恋她。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NySP.Me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nysp888@hotmail.com